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星彩网 > 军舰鸟 >

艺旅纪行 折返于史书与实际间的艺旅会古巴之行

归档日期:03-15       文本归类:军舰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年夏天,海明威抵达哈瓦那港,为了观看一年一度的金枪鱼洄游。这次航海之旅被永远镌刻在了这位大文豪的文字中,那是阳光下的古巴海岸线,跟在渔船后面的军舰鸟,无数位皮肤黝黑、性格爽朗又上了年纪的酒鬼朋友。而如果还有什么注定会在这片拉丁美洲的绮丽中被世人铭记,只有革命神话中的英雄主义。何塞·马蒂和切

  古巴的艺术历来有自由而复杂的性格。原住民文化的热情与西班牙殖民统治的混血,在马克思主义理想的坚持和美国经济制裁的阴云中成为全球艺术生态独特的一景。作为全球艺术界首家高端艺术俱乐部,艺旅会(The Cultivsit)刚刚落地中国,为中国艺术藏家提供全球美术馆、艺博会的服务及艺术行程制定,艺术之旅则是最新开发的板块。邀请来的正是时候,我们于十一月底携会员踏上了前往哈瓦那的艺术之旅。

  逡巡于年久失修又格外斑斓的街头建筑,马车、蹦蹦车与50年代的美国遗产老爷车在身边交错经过,时光仿佛在倒流。我们期待着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折返,探寻古巴艺术的惊喜。

  古巴文化部官员Derivet 女士,在俯瞰哈瓦那的自由大酒店顶楼,为艺旅会会员举办欢迎早餐会,并致欢迎辞。

  会员们来到了古巴国家美术博物馆(Museo Nacional de Bellas Artes),这座位于哈瓦那市中心著名的马蒂大道(MartíPromenade)旁的博物馆致力于恢复、保存和促进属于古巴遗产的艺术作品。馆长Carlos 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古巴国家美术馆馆长 Carlos 迎接艺旅会会员,并通过翻译为大家导览。

  在馆长的导览下,会员们有幸参观了著名艺术家林飞龙(Wifredo Lam)在博物馆内的特殊收藏。

  林飞龙1902年生于古巴,父亲是华人,母亲则有着非洲和西班牙血统。他被认为是20世纪古巴最重要的超现实主义画家。古巴国家美术博物内藏有大量林飞龙的画作。馆长在讲解中为会员们梳理了林飞龙的艺术生涯,尽管旅居巴黎多年,与超现实主义与立体派的画家们广泛交游,但林飞龙的画作中依然保留着古巴原始的生命能量。“他是奠定古巴现代艺术基础的第一人。”馆长总结道。此外,林飞龙还为哈瓦那的很多公共建筑设计了壁画,甚至在1959年古巴革命期间扮演了某种非官方文化大使的角色。

  之后,会员们驱车前往了古巴国家艺术学院(Escuelas Nacionales de Arte)。在拉丁美洲的西班牙殖民统治历史中,初次设立真正意义上的美术教育机构是在18世纪后期,地点位于墨西哥,而哈瓦那拥有第一所美术学院已经是1818年的事情了。当时的美术学院在欧洲教授的领导下研习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几乎没有任何“独立性”。古巴国家艺术学院的诞生标志着“古巴意识”的苏醒,本土艺术家们与学生之间的互相交流也为新艺术形式开辟了道路;而这座建筑本身,也几乎成为许多历史学家眼中古巴革命期间最杰出的成就之一。

  对古巴画廊生态的考察也是此次艺旅会(The Cultivsit)哈瓦那之旅的重要行程。2015年宣布进入古巴的国际知名画廊常青画廊(Galleria Continua),坐落在哈瓦那唐人街上旧时的华人影院。经过改造后的广阔空间内正在展出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与汉斯·欧普·德·贝克(Hans Op De Beeck)的作品。

  而源自古巴本土的哈瓦那画廊(Galería Habana)作为哈瓦那最大的画廊之一,则侧重于呈现古巴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近年来名声渐起的艾利克斯·埃尔南德斯(Alex Hernandez)在此处举办了自己的展览“自然状态”,他在养蜂场内特制了自己的蜂窝,这种人工与自然的动态结合经过时间达到一种物质抽象,从而隐喻了关于生命本身及社会结构的丰富信息,引起了会员们的极大兴趣。

  在艺术家艾利克斯·埃尔南德斯(Alex Hernandez)亲自导览下,艺旅会会员们对古巴当代艺术有了更新的了解。

  艾利克斯·埃尔南德斯(Alex Hernandez)以蜂窝为主题的作品。

  艾利克斯·埃尔南德斯(Alex Hernandez)以蜡为主要材料创作的作品。

  古巴的画廊隐匿了历史的痕迹,表面上似乎和纽约、柏林的画廊都没有区别。伴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古巴当代艺术在市场形式与创作内容上都逐渐开始与国际接轨,而哈瓦那双年展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的持续推介作用,使得古巴迎来了更加开放的艺术生态,与此同时,也意味着海外收藏家群体逐渐扩大。艺旅会(The Cultivsit)策划的此次旅行,旨在让会员们在全新的探索中有所收获。

  我们在与画廊负责人的交谈中得知,古巴的本土画廊(Galeria)为政府所有,其主要目的是展示、推广艺术家。而具备完全商业功能的画廊,则在古巴以艺术家工作室(Studio)的形式出现。作品售出之后,艺术家需向政府缴纳税费。艺旅会(The Cultivsit)精心策划的艺术家工作室探访从而完善了此次艺术之旅的环节。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会员们参观了爱德华多·罗卡·萨拉查(Eduardo Roca Salazar,也叫Choco),Manuel Mendive,米歇尔·米拉巴尔(Michel Mirabal),Flora Fong和Diago等艺术家的工作室。

  蜚声国际的古巴艺术家Choco, 在他位于哈瓦那的工作室接待艺旅会会员。

  对古巴艺术影响巨大的艺术家Manuel Mendive 在住所/工作室接待会员们。

  艺术家米歇尔·米拉巴尔 (Michel Mirabal)工作室位于哈瓦那近郊,风景优美。会员们来此与艺术家共进午餐。

  米歇尔·米拉巴尔(Michel Mirabal)的工作室。他今年来穿梭于美国及欧洲,忙于各种艺术合作。

  在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代表古巴参展的艺术家迪亚戈(Juan Roberto Diago),曾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肯尼迪中心展出装置作品。这是他在哈瓦那工作室的作品。

  艺旅会这次为会员们准备的一个惊喜,是前去拜访一位特殊的摄影师:亚历克斯•卡斯特罗(Alex Castro),他是传奇的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的儿子,同时也是这位传奇人物唯一的官方摄影师。2006年,卡斯特罗因肠胃疾病宣布退休,其退野后的健康状况成为国际新闻讨论的焦点,而亚历克斯则在舆论的漩涡中继续将镜头对准了父亲。2012年,亚历克斯的展览“卡斯特罗:私密影像”在墨西哥开幕;2015年,这些作品被集结成册,作为礼物献给了父亲。

  亚历克斯温和而友好地接待了艺旅会的会员们,甚至亲自向大家示范了如何才能地道地抽上一口古巴雪茄。这使人想起亚历克斯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曾说:“在古巴,有许多人都姓卡斯特罗,这是个很常见的姓氏。”相信从他身上,世界看到了古巴的改变。

  一家雪茄俱乐部内部。在常规的艺术探索活动之外,艺旅会也为会员推荐了当地特色旅游的资源。

  2019年1月16日-19日,艺旅会(The Cultivist)将带您深入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特别设立极具深度的贵宾计划,结合藏品观摩、美术馆参访、画廊开幕等精选活动,并与您一同开启台中艺术之行、探访艺术家工作室;为您提供独一无二的机会拓广人际交流,借此充分探索台湾活跃的艺术世界。

本文链接:http://orezdi.com/junjianniao/330.html